这听起来可真荒谬。

    可事实摆在这。

    格兰芬多虽不像斯莱特林那样,天天把血统挂在嘴上,可纯血并不少,这群此前最安心的人,都立马变得像纳威一样,惊慌失措起来。

    人的勇气,大多数都来源自肆无忌惮。

    他们拿起纸笔,和混血、普通家庭出身的小巫师们一样,开始给家里写信。

    人群散去,家养小精灵见哈利摆手,也消失不见。

    “他怎么会对纯血动手。”赫敏皱着眉,有些想不通,“这不就把事给闹大了吗?”

    “他就是想闹大。”哈利确认赫敏的猜想。

    罗恩想到了什么,猛地向后一仰脑袋,被哈利一把揪住后衣领,才没完摔下去,他也顾不得重新坐正,就保持这么一副姿态,压低声音,惶恐起来:“是针对邓布利多教授?”

    哈利点头。

    “邓布利多教授?”赫敏张开嘴,抑制不住惊讶,等罗恩爬回凳子,还没来得及说那天晚上的事,她眼神就变得更惊诧,“他要把邓布利多教授赶出城堡?”

    罗恩诧异地看着赫敏:“你…你怎么知道,哈利你和她说了?”

    “这很难想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