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马奎尔就和当年的情况一模一样,他的眉骨用订书器强行订上,但是伤口还是已经开始肿了,为了不影响视力和反应,英格兰的队医又用一个强力的弹性绷带将他的伤口绷住,不过并没有垫上纱布,所以此时绷带上还是带着血迹。

    他换了一件新的球衣,那件带血的已经扔在了一边,雪白的球衣将他的脸色也应的更加苍白,再加上那个绷带将他脸上的肌肉拉得变了形,看上去无比的狰狞,但偏偏就是这样的状态却更让英格兰的球迷们喜欢,他们就是喜欢这种调调,喜欢这种所谓的男子汉的感觉。

    “马奎尔又回来了!我就知道,他是个打不倒的男子汉,,他也知道自己的下场会影响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所以还是回来了,这就是我们英格兰的未来,就像张卫评价他的一样,他是个硬汉,他是球场上的下一任英格兰国王,我就知道他能回来的。”这个时候希勒的声音都已经变了,那是因为兴奋引起了,这么多年来好像还没有谁看过他这个样子。

    几乎与此同时张卫也接到了来自于系统的提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