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煊头皮发麻,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可是他的内景地,一向被他认为是自己的私人领域。

    结果,有人在哭,在烧纸钱,一堆朦胧的火光,纸钱飞扬,这是什么路数,哪里来的生灵?

    王煊以精神天眼,通过粗糙的石壁,就这么盯着,看了又看,他真想喊一声,问问对方是谁。

    但是,他忍住了,怕招来不可思议的怪物,因为关于内景地有太多的说法,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些内景传说,有些很美,有些则很恐怖,他不想冒险!

    他进入奇异世界时,看到漆黑的天穹无声的飘落枯黄纸钱,如果真和他现在所见到的景物有关,那麻烦就大了!

    他记得,“老张”在酒吧用铜镜照出泛黄的纸钱时,脸色都变了,一看就知道有大问题,不好沾惹。

    同时,他想到了养身炉,从内景地离去,是否也与此有关呢?

    按理来说不至于,养生炉已经是至宝,无惧一切,或许神话世界崩塌后,又有了什么新的变故,吸引与刺激了它。

    王煊目光深邃,盯着看了很久,粗糙的界壁外,无尽黑暗,看不到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