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下,鱼线垂落,又一本经书来了,快速到了竹船上方。

    王煊攥着短剑,没有惊喜,反而皱眉,对方真是锲而不舍,彻底盯上他了?

    逝地出现后,才有超凡辐射,这意味着,逝月比列仙还久远。

    “上面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在月亮上垂钓。”王煊脸色阴晴不定。

    那本经书悬在竹船上方,流淌霞光,道韵天成,还没有打开,就有数百个神秘符号绽放,气象非凡。

    “神照内景图?”王煊盯着看了又看,这东西和内景地有关系吗?

    他很动心,对内景地了解真不多,每次都是被动打开,不知道这东西能否有关于内景地的详细描述。

    “这本经书怎么样?”王煊看向摆渡人。

    “很了不起,称得上道家秘传的绝学,很少有文字记述,一向都是师徒口口相传。”

    摆渡人给予高度赞誉,让王煊动容,掂量着短剑,盯着这经书看了又看。

    “在内景经文中,它能排第几?”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摆渡人沉声道“对内景的论述,它有独到的见解,我估摸着,最起码能排进前十七名内。”

    “前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