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甲胄的那位准宗师全力以赴,也在不断进攻,找到机会一掌击在王煊的肩头,结果自身手掌发麻,让他震撼不已。

    他这一掌足以将一两吨重的山石拍碎,换一个人来直接就被打爆了,结果王煊只是踉跄着倒退出去,而他自身的手掌反倒生疼。

    两名强者相互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今晚要么将这个年轻人拿下,去逼问那了不得的秘密,要么直接杀死,绝不能留给旧术领域的人!

    因为,这件事情很严重,他们有了一些猜想,这个年轻人多半找到了旧术领域的一条秘路!

    这种人如果熬过今晚这一劫,将来很难想象会走到什么高度,对于新术领域的人来说是大患!

    王煊险死还生,被穿着超物质甲胄的人猛攻,等于在与宗师级强者对决。他被震的手臂发麻,如果不是金身术,他可能被对方立劈死了。尽管如此,他身上也出现数道可怕的伤口,鲜血长流。

    咚!

    终于,他寻到一个机会,动用张道陵的体术,狠狠地一拳打在身披墨绿金属甲胄人的肩头。

    但他自己也被另外那名准宗师以最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