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飘落,像是来到世界的尽头。

    有生灵跟进,在王煊转过来身躯后,几乎触及他的面庞。

    眼前,最清晰的就是一双红色的战鞋,不大,悬空,和他的双眼齐平,激荡出涟漪,横扫他的头颅。

    事实上,攻击一直存在,不过他第一时间警醒,御道化纹理覆盖全身,有万法不侵之势。

    换一个5次破限者,可能已经死去了。

    这是一位女性的身影,不是血肉之躯,由金光组成,踩着战靴,穿着血金铸成的甲胃,躯体朦陇。

    王煊冷哼,面庞前网格状纹络扩张,交织,以星河洗身经结合剑光,封锁前方的虚空,绞杀这道身影。

    女子腾空,如同一个幽灵,没有一点声息,但是非常神圣,周身都酒落金色光辉。她有一对金色的剑翼,扇动间,剑光如丝如缕,绵绵不绝,穿透虚空,倾泻而制。

    王煊的体外,网格状的剑光如水波般流动,两者间碰撞,没有爆鸣声,反而是无声的破碎,湮灭。

    这不是一个活着的生灵,由道韵具现出来,没有血肉,但是其印记中,流动着元神之光。

    说她是死物,但其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