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落洒满月光,本是柔和的夜色,宁静而安谧,

    现在却有了血腥味。

    一只松鼠在院中的树上吸月华,可是现在它却惊悚了。蓬松的皮毛炸立,

    它霍的回头,是唯一目睹真相的生灵,看到那个数次喂食它大药的善良妖王满身是血,被钓入夜空。

    “吱陵”它尖叫,但没有用。

    王煊身体剧痛,那硕大的钓构有手臂那么粗,尖端雪亮锋锐,刺穿他的血肉,贯穿其心脏,禁蛔了他一身的道行

    血水流淌,滴滴答答地落入夜色中,事实上,他连嘶吼发声的力气都没有。传闻,这种钓具是绝顶异人的因果钓竿。而且据悉,它其实还有更为神秘的源头,出自旧圣时期。王煊的精神也受到压制与伤害,同样动弹不得,被禁铜在头颅中,挣扎不出来。

    他的脸上没有血色,出了一身白毛汗,这种痛苦难以言表,让他都难以承受,像是刺判灵魂。

    他的脊椎骨断了,被钓钩无情的刺过,破裂,雪亮的钓钩从心口透出,尖端弯曲向上,直抵头部一侧,流动符文。

    毕竟,这是能够钓异人的器具,他身为一个真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