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赫,左手黑白之光流动,想抽取商毅的记忆。

    剑疯子的元神重组又了破碎,他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今天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必死无疑,他也曾俯瞰仙道,高高在上,绝不允许自己凄惨地被人翻看元神。

    砰的一声,他直接自爆了。在他看来,被人攫取元神之秘,那是最大的耻辱,他曾无敌天下一段岁月,怎么能被人搜魂?

    “嗯?”远处,王煊时刻盯着呢,发现商毅没死,一张染血的符纸,将他重新凝聚出来,当场复活。

    他拎着御道旗,在旁虎视眈眈,时刻准备着补刀,绝对不可能放走此人。

    显然,云舒赫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他也不会任商毅活着逃走,在他眼中,商毅早已是死人,用以祭祀故人。

    事实上,剑疯子压根也没想走,他知道走脱不了,与其狼狈逃亡,被人像是撵狗似的追杀,还不如轰轰烈烈,痛快消亡,

    “云舒赫,我是杀不死的,未来我必然还会降临世间。终有一天,一个更加强大的我,没有缺陷,全方位无暇的道体,会来到你面前,和你了结!”

    商毅开口,像是在和冥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