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是,我最佩服的人是江东黄盖,他平生只用了一计,就骗过了曹操,云飞可知他用的是什么计?”萧辰这话可也出乎大家伙的意料。

    “苦肉计。”钱云飞却轻轻的叹了口气。

    “太子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陈龙虎一脸懵逼,咋还越听越糊涂了呢?

    “云飞知我。”萧辰笑了笑道,“我亦知云飞。”

    “太子爷明知道是苦肉计,却还陪着我们认真演下来,这是将计就计啊?”钱云飞苦笑道。

    “其实我觉得云飞你才是将计就计,否则这话我也不会当面跟你说出来……我心固知云飞你是何人,但觉得还是问出来比较踏实,咱们兄弟若要肝胆相照,那么彼此之间就不该有任何隐瞒,君不见,傅万春?”萧辰道。

    “太子爷果然知我。”钱云飞深深的吸了口气,“只可惜总舵主却疑我,防我,蔑我,轻我……太子爷,你们两个是亲兄弟,为何脾性相差这么多的?”

    萧辰心说可能本来也差不多的,只是现在我并非朱元启,而是萧辰,所以……

    其实钱云飞当着夷州水师众兄弟的面三刀六洞,跟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