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惟程兄弟听陶青碧的话,多少松了一口气。

    陶惟梓外放离开都城,起码有好一些年,他是不会回都城的。

    但是应子芩没有外放的打算,对他们兄弟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消息。

    他们和陶青碧笑着说了一会话后,在陶惟梓来店铺的时候,还是和他说了,他们心里面的担心。

    陶惟梓听他们的话后,笑着安抚道:“大哥,二哥,我和妹夫仕途方面的规划有些不太相同,妹夫是沉得住心气的人。”

    陶惟程兄弟不太懂陶惟梓话里的意思,但是他们知道应子芩是无心外放的事情,两人立时高兴起来。

    陶惟昀伸手拍了拍陶惟梓肩膀:“梓弟,你要是一直留在都城当差,我们不会失望的。但是你还记得你年少时的理想,我们也觉得是好事。

    你在外面好好当差,不用担心家里的事情。我们家是凭着手艺吃饭的人,一定不会招惹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们来了都城后,听了一些消息,方知道家人行事不妥,也很容易家里人的前途,因此行事上稳妥了许多,他们和人来往的时候,从来接受太过珍贵的礼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