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分析之后,自己都叹气了,他老人家好好地一个教书先生,愣是变成了门客般的存在。这不对,这得改。

    周澜可不知道先生的纠结,听着先生分析之后,瞧着榜单半天:“如此, 弟子到是有一小半的机会。”

    这已经是天降的惊喜了。

    先生怕自家弟子骄傲,跟着说道:“除了状元,榜眼,同你一样年轻俊秀的进士可还有几个呢。竞争压力还是有的。”

    周澜确实有点飘:“可弟子算是年轻人里面排在前面一些的。”

    先生:“还是那句话,除了前三甲,余下的都差不多。还是需要些机缘的。”

    师徒两人未尽之语是,不光是年轻的,学问好的,还有家底、底蕴比你强的,人家是一个家族的力量在为子弟谋划。这些才是他们最大的阻力。

    周澜不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明白机缘不是在府上等来的。他的竞争只能更残酷。

    先生:“说起来还是探花郎有几分运气,瞧着你们这科进士,怕是探花郎要得重用。”

    周澜挑眉,有些不服气的,可名次这玩意,也不是你不服气就能改的,这辈子提起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