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我不可能抛弃自己的同伴,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只能强行把你带走了。”

    马仙洪断然否决了胡修吾的提议。

    胡修吾没搭理他,紧盯着赵归真,断喝道:“是马仙洪给你的勇气,让你敢站在我面前嘛!赵归真!”

    “···师兄!”

    他,他比以前更恐怖了!

    直面胡修吾的质问,赵归真倒退几步,他眼底出现的不是胡修吾,而是一尊凶焰滔天,磨牙吮血怒目圆瞪的鬼神。

    长须飘飘,看上去是个儒雅道长的赵归真,面对不过双十有余的胡修吾,反倒像是被欺辱的孩子一样,瑟瑟发抖。

    马仙洪挡在了赵归真身前,护住了赵归真:“修吾,你不应该怪赵道长,赵道长离开上清,也是情有可原,这事是上清的师长做的不对。”

    “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人之常性。”

    “不错,”身着坚甲的马仙洪挡在他身前,赵归真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在山上砍柴三年,又念经三年,早功晚课,无有遗漏,多年苦工,才赚的了七品太上三五都功经箓,可以学习上清符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