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断电话后,富江微皱眉头,将手机改成静音。

    想了想,他还是把电话卡扯出,捏碎,丢在垃圾桶里。

    未央的电话号废了,好在这不会影响他自己本身的号码。

    “我该以过度骚扰罪勒索他们每人一千万,你说呢?”

    “我国没有这项罪名。”枡山宪三笑呵呵的摇头,“不过很明显,你送给了一些人有趣的赚钱思路。”

    “我希望这个‘一些人’中包括你。”富江用食指点了点桌子,“新媒体时代即将到来,枡山财团必须走在前沿。”

    “有组织作为后盾,枡山财团不会输给任何人。”

    当提起组织时,枡山宪三的脸上满是自豪。

    “那样最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已经做出了足够的贡献。”富江把这类麻烦事甩给了枡山宪三。

    “有我的美容品在,再加上你的资金,包装打造出一个个流量明星,轻而易举。”

    富江不喜欢将一张钞票只花一次,虽然正式演出是为了开那位先生的感情线,但他要获得的却远不止如此。

    在演出后,未央将以自身作为美容品的广告。

    并营造出一种追捧效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