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旧的开始。

    身兼要职的富江先是派遣山口组的成员,将他打包好的违禁军火送到车上运走。

    收到琴酒的赔款后,他利用自己的职权之便,动用四井不动产公司的关系,以极低的价格命人开始装修自己的别墅。

    从而获利万日円。

    他再利用山口组的人脉关系,用这笔钱买下了一家酒吧,并再次派人装修,将这笔钱耗光。

    完美的选择,他接下来只要再拿走四井财团的造酒产业,和一家卖各种家用医疗设备和保健品的医疗机构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他不得不庆幸四井财团和铃木财团的策略区别。

    如果这次的下手目标是铃木财团,他就很难获取这么多的利益。

    铃木财团与四井财团不同,他们更习惯如影子般隐藏在一个个大型企业背后,利用自己雄厚的资本向各个角落渗透,占取大量资源。

    这大概就是组织为什么从不对铃木财团下手的原因之一。

    对于铃木财团,组织只是观望,注意他们的动向,以此预判霓虹经济局势的变化,来为自己获取利益。

    久违的忙碌了一天,为自己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