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琴酒的事?”贝尔摩德嘴角僵了一下,“你怎么和龙舌兰一样,对别人的事那么感兴趣?”

    “对于未知,人都是充满好奇的。”富江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弹出一支后点燃。

    “但未知往往也会带来恐惧,所以我们大多都不喜欢刨根问底”

    贝尔摩德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后突然发现这像是威胁一样,连忙清了清嗓子。

    “不过我和琴酒之间的事,只是嗯,很普通,很寻常,分分合合的。”

    分分合合?富江的眼珠子滚动了一下。

    琴酒和贝尔摩德分分合合?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假呢?

    琴酒可不是分手后还能复合的那种人。

    但富江不能说出这句话,不然就从根本的意义上否定了那天求婚之夜的琴酒任务是编造的。

    富江瞥了贝尔摩德一眼,她显然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多提。

    而逼问,有些不太礼貌。

    “你不会想催眠我吧?”贝尔摩德的后背一下弓起,十分警惕的看着富江。

    看着随时都能从沙发上跳起冲向门外的贝尔摩德,富江动了动嘴角。

    “怎么可能,你应该多给我些信任,贝尔摩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