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看了眼劳力土下方显示的日期。

    今天是周日,但不确定是这周日还是下周日。

    没有装备染血的赐福,富江从床上爬起,从衣柜里取了一些衣服出来。

    不合身,不合身,还是不合身。

    卡莎萨的衣服又短又小,没法让富江来白嫖。

    没办法,他只好拿出物品栏内的便宜冬装了。

    他的风衣染满了血液,成实拿去洗完之后还没晾干。

    咚咚,两声很轻的敲门声响起。

    “你醒了吗?”成实在门口说话。

    “嗯。”富江打开了房门。

    成实看了一眼床上堆的一件件衣服,“这些是?”

    “是这栋别墅前主人的衣服。”富江随手拿起一件比划了一下,“太小了,没有用。”

    成实的嘴巴微张,有些呆愣,随后立刻回过神,“嗯,你吃早饭的时候我整理一下,出门的时候丢掉。”

    说着,他走到床前,将一件件衣服叠了起来。

    没想到,富江连这房子都是抢的?

    有些过了吧,他真的不怕被警察抓吗?

    成实一边叠衣服一边默默为别墅的前主人哀悼。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富江在出屋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