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货公司保安的工作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管中饭和晚饭的,每天都可以给他节省一千円左右的花销。

    虽然饭菜管饱,但即便恭维的讲,味道也远远算不上好,只能用来果腹,和酒厂的伙食没得比。

    唉,又是想念酒厂生活的一天。

    “时间差不多了,富江你准备一下去一趟楼顶吧,表演快开始了。”一名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同事提醒道。

    “好。”富江随意拽过一张湿纸巾,在出门后将镜片擦了擦,然后重新架在鼻梁上。

    他在犹豫是乘电梯过去还是走自动扶梯。

    “啊——”女人的尖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富江看了一眼声源的方向,快步奔跑了过去,既然拿了工资,那他自然是用心来当好这个保安的。

    自动扶梯的下方和上方围了不少人,富江挤过去后发现电梯的上端竟然下陷,一个壮汉的一只脚被勾住,正被不断往里扯。

    一但壮汉陷了进去,就会被直接碾成肉饼,从腿部开始,一点一点的陷入死亡。

    富江连忙按了按两边扶梯中央的紧急停止按钮,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真是缺乏常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