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夜晚点燃火坛,乘上直升机来到别馆的正上方,可以看到眼中冒火的魔鬼头颅。”

    琴酒回忆起了第一次来这里时见到的场景。

    说来可笑,那时候刚离开孤儿院的他,在五星级饭店随心所欲的吃喝了一顿后,就乘上直升机来到这里,却一点都没有惊讶和好奇。

    反应冷淡,也许亚力就是看中了他的这一点。

    “不会惹到宗教人士么?”富江首先联想到的就是这种设计是否安全。

    “宗教?”琴酒挑起眉头,“有谁会管?”

    “吃太饱的人。”富江收回了受害妄想症一般的想法。

    当今的世道,谁会因为建筑风格不合自己的心意而喊打喊杀?

    下车后,琴酒走到正门,用过人的臂力将厚厚的黑曜石门推开。

    富江看了眼根本没有锁头的双开门,用手臂试着推了一下。

    伴随着咔啦咔啦的摩擦声,大门缓缓的关紧。

    富江收回了手,这扇门确实不需要锁。

    能推开这扇门的人,门锁想必也是拦不住的。

    在富江关门的同时,琴酒滑燃火柴,很熟练的点燃了门廊的灯台。

    “这里没有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