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积分入户 珠海等3座珠三角城市释放了什么信号?
2018-02-10 文/朱紫强 郭文君 郭冬冬 潘晓晨 龚名扬 图/苏仕日 叶志文 关铭荣 罗斌豪 朱洪波 梁文祥 南方+
        入户珠三角非广深大城市,变得简单了。

  上周五,东莞市委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东莞市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实施方案》,取消积分入户,实施“两个五年”,即参加城镇社会保险满5年且办理居住证满5年可入户条件,这也宣告了东莞施行8年来积分入户制度退出历史舞台。
  
  就在年初,珠海与中山早已先人一步,取消积分入户。珠三角的明星城市纷纷取消“积分入户”背后,释放哪些信号?
  
取消积分入户 珠海等3座珠三角城市释放了什么信号?
  
  1珠中莞3市向积分入户说再见
  
  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末,中国城镇常住人口81347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049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为58.52%。
  
  “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我国最大的内需潜力和发展动能所在。”国家统计局副局长毛有丰认为,城镇化发展可增强经济辐射带动作用,提高群众享有的公共服务水平。
  
  在这波城镇化大潮中,取消积分入户,可说是珠三加快推动城镇化方面敢为人先的又一例证。
  
图为中山鳌山村晒场  
图为中山鳌山村晒场。
  
  早在一年前,珠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通告,从2017年起停止执行外来务工人员积分入户政策,此前积分入户相关通知及配套文件同时废止。
  
  为此,2016年12月29日珠海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准入条件更宽松。
  
  根据新政,10类人才可直接核准入户;合法稳定就业满5年并有合法稳定住所,参加社会保险满5年的人员,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父母,均可申请入户;夫妻投靠不再有结婚满5年的限制;父母投靠子女不再设年龄和身边有无子女的限制等。
  
 珠海大桥
 图为珠海大桥。
  
  日前,中山也加入取消积分入户的时代大潮。
  
  1月19日,《中山市流动人员申请积分制管理须知(2018年度)》公布,与往年不同这次积分制受理不再包括入户。
  
  据中山市流动人口政务网公布的《中山市流动人员申请积分制管理须知(2018年度)》显示最大的变化,在于正式取消了积分入户。
  
  东莞对此也谋划多时。
  
  2016年7月,《东莞市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方案》出台。要优先解决流动人口存量问题,逐步吸纳“两个五年”人群入户成为政策关注焦点。
  
  受新入户政策效应影响,通过条件准入的“人才入户”人数持续攀升并超过积分制入户人数。数据显示,东莞2016年条件准入入户人数达到12326人,2017年上半年这个数字为7874人,而同时间段内积分入户的人数分别只有8149人和4451人。
  
  2非广深珠三角城市人口之变
  
  其实珠三角3市取消积分入户,早有迹可循。
  
  2016年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明确提到,“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不得采取积分落户方式”。
  
  珠海就是根据通知规定废止积分入户城市中的一员。
  
  随着中国城镇化战略的开启,珠三角非广深城市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逐渐减弱。在一财网一份2016年全国28座城市人口动态变化表格显示,人口呈现向大城市集聚趋势明显。
  
  广州和深圳以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和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地位,吸引全国各地人才奔赴,并以超4%的人口增长率、每年超50万新增人口遥遥领先。即便像佛山、东莞这些传统的明星城市,人口增长率仅为0.43%和0.09%。
  
  中山人口增加数据也不容乐观。 “十一五”末期,中山常住人口312.09万人。到了2015年末,全市常住总人口仅为320.96万人,五年间仅仅增加8.87万人,增长2.84%。也就是说,平均每年增加1.77万人,年平均增长率为0.56%。
  
  而地铁、城轨、高铁、高速路网的在珠三角城市间互联互通,广深对周边城市的“虹吸”效应正逐步增强。
  
 广州南站
 图为广州南站。
  
  2016年5月,佛山市也公布《佛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佛山市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细则》,明确从2016年6月1日起执行将原来附加条件统一为“居住满3年、就业满3年”。
  
  取消积分入户,无疑是这场“抢人大战”吹响的又一号角。
  
  在中山市人社局看来,放宽青年人才入户政策,可以更好地适应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需要,为中山引进更多创新创业及新兴战略产业人才。
  
  
深圳地铁3号线草埔站
图为深圳地铁3号线草埔站。
  
  3谁能在抢人大战赢得先机?
  
  无独有偶,在全国,不少极具竞争力的二线城市都放宽了入户的门槛。
  
  在成都、长沙、青岛等地,只需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应届毕业生可直接落户;在南京、福州、济南、郑州等地,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创业甚至是居住都可以落户;今年1月,西安宣布大中专毕业生可直接落户。
  
  “抢人”大战愈演愈烈。观察君认为,在这波“二线城市”抢人大潮背后,是以北京和上海为代表的一线城市中户口指标逐渐收紧下,不少以“新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为代表的就业市场第二阵营,则以各种丰厚的待遇和宽松的落户条件,吸引百万大学生及高端人才回流就业创业及入户的城市博弈。
  
  北大经济与人类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协会副秘书长张春晓认为,“二线城市因为产业发展的需求,一定会展开人才争夺战,这是一个必然趋势。”
  
 取消积分入户并降低入户门槛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郑梓桢认为,取消积分入户并降低入户门槛,是非广深珠三角城市强化城市竞争力的明智选择,但也不应忽略户籍背后,承载的是外来人口对户籍人口享有包括教育、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渴望。如何推进外来人口有序进城,并保证外来人口入户之后社会福利的提升,是取消积分入户后包括东莞、中山、珠海等珠三角城市必须面对课题。